清水

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

叮咚——你的叶神娃娃以及红色证书到家啦——

emm……瓶颈啦……orz

戴着我的围巾就是我的人啦

心血来潮想翻翻旧图。部分原创。

发几张并不打算填坑的鱼。【p6开始都是几年前的模板练笔无关紧要就不打tag啦】

迟到的少天生贺,图有参考。to: @齐欢 

小黄同志穿上某人的衣服后……自我感觉十分良好。

(咳咳重新发一下)

之前发过的,,貌似删了,,大概是好久之前一个雅诗兰黛的活动……

最后一张了,草草的 ,接下来一个月都要回学校啦,暂时不会更新ouo

一张以前的草稿:D_L

 @巴啦啦老膜王 嘿嘿嘿不知道算不算车?
原图是一张照片,拿来练习一下

乐乐快去训练会近视的啦:)

不知道之后会不会画孙哲平呢ouo

><刚回家还没画贺图,晚一点发上ouo先发点小摸鱼。

【靖苏】双木

十三孤酒,独今双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灯半昏时,月半明时,待闻车声咕咕,几近天黎。

那细长人物束发冠间,展手青衣中,纹络糙细左右,似冬梅干枝,又比夏柳条条,环带腰间双衡攒玉,石黛颜色,精世绝笔,只是展目尔尔,又是清风明月。

门扇轻展,黎纲手托古褐暖壶,雕琢新纹祥云戾雀,交至青衣手中,再者抚肩轻裘,毛领及颈,只觉心安之极。

梅长苏揽袖轻咳,拥壶闭目,久久淡然道:“且行罢,莫要白皑溢了鹤顶,景琰向来规矩守时。”又与黎纲低语云云,方跨槛而出,归入那青篷双辕,辕马尽头,念那车夫恭候许久,草笠缝间尽是飞天雪滓,如此料峭光景,此人更是一派神闲气定,老气横秋,...

唉……给亲友的图,还是要加油呢orz

【靖苏】画牛

至冬已久,将是退冬春归,金陵城内虽白璧无瑕,梁帝仍从者所侍,布衣仍旧单衣披肩,梅长苏固是大病一场,血体四溅,气喘残延,怕是萧景琰几日不归,便几日坏体难安。

黎纲等人在一旁看得难受,靖王驰往诸州府赈灾已经半个多月,总不得半路去把人给截回来,宗主一日比一日病重,他们既是火烧眉毛又无可奈何,只能干站着急得焦头烂额又无所事事,童路再门外做事,受气氛的影响倒也不大,依然安安分分的干活。这时候才知道羡慕起晏大夫来。

梅长苏卧在床头的这几日,萧景琰自然不知自家谋士的痛楚。头一次在岳州赈灾供粮很是顺利,灾民都当靖王是英雄,接下来跑的几趟州区更是闹得有名有实,梅长苏听到消息后血色好了几分,及二月至尾,梅长苏...

一直想画小黄人paro终于还愿了

© 清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